当前位置:首页 >文化视点

柴锅土灶的记忆

发布日期:2016-05-17 来源: 作者:超级管理员

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,就知道妈妈们对外人们都自嘲为“锅台转”,“四方台台长”,彰显出东北人的幽默和豁达,非常婉转地告诉对方,我没有工作,专职做家务的。

也是从记事的时候开始知道柴锅土灶与一家人的生活息息相关。东北农村的农家都是三间房,东西屋,南北炕。中间那个房子是两家的厨房。(要靠烧炕取暖啊)。我印象中的第一个柴锅土灶是泥巴做的锅台。锅台上方有不管穷富家家都有的灶王爷画像,两边是“上天言好事,下界保平安”的对联。灶王爷在烟熏火燎的环境中非常敬业,一步不离地坚守岗位。一进厨房门的两侧就是锅台,地中间堆放柴火。一口大锅是几印的记不清了,做饭、炒菜都是出自这口大锅。柴锅的锅盖高粱秸做的,下面烧玉米秸、麦草、高粱秸、稻草等。妈妈做饭还需要一个人不断地舔火。后来还有了手动的风匣来提高热值、电鼓风机也曾风光过十几年。如果两家同时做饭时,厨房里热气腾腾,看不清人,当然也没有电灯,妈妈们那是人轻路熟,不会出错。如果是冬天,冻得叮当的,妈妈们那才叫辛苦呢。我们躺在被窝里等着妈妈把衣服裤子烤热了才肯起来。如果家里还养猪的话,这口大锅还有承担烀猪食的任务。家里面能做到的就是水不花钱,多刷几遍解解心疑罢了。黑乎乎的墙壁,高低不平的地面,唯有这间能准时飘出香味的地方吸引着我们这些孩子。有的时候家里人为了省钱,还要等对面屋或者邻居们生火以后去借火。就是用一个破瓦盆之类的东西装一些引火的草把火引回来。这还要看人家的脸色和两家的关系。如果每次都是用火柴自己生火那就说明日子过的不错,起码家里有火柴自己用,尽管一盒火柴才2分钱。

1960年以后,我们搬到伊春定居后,这个锅台开始有了变化,锅盖是木头做的,锅台是水泥抹的很平,很光滑,特别容易讲卫生。燃料也不再是玉米秸、麦草、高粱秸、稻草了,而是烧木柈子了,引火物为松明子、桦树皮等。一盒火柴放在锅台的干燥处等待发光发热。做饭菜的食材也发生了变化。我童年最喜欢吃的是香喷喷的,不软不硬的大米饭锅巴,我们叫做饭嘎巴,这个习惯和爱好至今没有改变,不过电饭煲已经无法产生饭嘎巴了。再后来锅台变成水刷石的、瓷砖的了,体积也变小了。大锅逐渐变成小锅、炒勺,闷罐、耳子锅,多层锅。大都数人家都是用煤炭来做燃料的,做饭做菜越来越方便了。到上个世纪末,那个柴锅土灶在一些年轻人的家里变成了橱柜、换气扇、油烟机,用电、液化气、天然气来烧火做饭。小小的厨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柴锅土灶是一段记忆,如今许多的城里人到乡下去吃农家饭、除了绿色环保的因素之外,那就是怀旧的情愫,他们一定是想起小时候的美味,想起来妈妈的味道,故乡的味道。小时候过年一帮儿女们围绕着锅台转悠,饥肠辘辘,嬉笑打闹。无论是一锅疙瘩汤、一锅稀粥,一锅大饼子,一锅烩酸菜都能吃得风生水起,热热闹闹。过年了,儿女们从四面八方来到柴灶土锅旁边,享受煎炒烹炸的过程,吸允着缭绕的香气,回味那脉脉亲情,那难以言喻的温暖,不都是从柴锅土灶里蔓延开来的吗?

     哪种味道、环境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了,假如能出现那就是在影视作品里,在梦里。